一只大爱山凉的包子

不定期更新段子,有糖有虐或许有肉

【面光】同居三十题
25喝醉

加个封面容易过,擦边球我以为没大毛病的,老福特真的很严格

【面光】同居三十题24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完了完了……”


曹光有些慌张,原本关了闹钟只是想赖会儿床,结果谁知今天阴天,外面昏昏沉沉的不像平常那样亮堂,以至于让人总觉得时间还没到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直到再一睁眼看看时间,已经快要迟到了。

夜尊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女主播念着手里的讲稿介绍今天的天气,听见曹光那边的动静才慵懒地侧过头,把饼干和牛奶装进他的黑色背包里,还顺便塞了把伞,“光光啊,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本来就起晚了要不就别去了吧?”

“没通知说课程取消,还是去一趟看看吧,没事了我就回来。”曹光从卫生间出来用沾着水的手随意抓了两下头顶的乱发,从夜尊手里接过背包随手翻了翻手机里的消息皱了皱眉,抿唇在人唇上轻吻了一下才匆匆忙忙地开门出去。


刚一出楼道大门的曹光几乎是瞬间就后悔了,呼啸的大风顺着衣领袖口就往衣服里钻,迎面而来的冷风让人生出一种窒息感,曹光紧了紧衣领把半张脸埋进去,缩着脖子向前迈步。这种天气就连出租车都不好打到,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轰隆隆——”

闪电过后的惊雷吓了曹光一跳,天阴得仿佛快滴出水来——也确实滴了水。没等他从背包里拿出雨伞倾盆大雨就从头浇了个彻底,忙找了个屋檐擦干手机上的水,放假通知终于发过来了,不过现在是早上还没到开店时间又下了这么大雨,街上多数门店都紧锁着门,想找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大风从各个方向乱吹过来,用来躲雨的屋檐基本没了存在的意义,曹光抖了抖雨伞撑开,心想着在这等雨停也是挨浇,冒雨回家也是挨浇,既然如此还是早点回家说不定还能泡个热水澡睡个回笼觉,当即咬咬牙顶着风原路返回。


曹光除了脑袋几乎全身都没有没被淋湿的地方,狂风卷着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上,伞骨嘎啦嘎啦地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我靠……”曹光低声骂了一句,眼看着这么大风雨伞算是打不了了,只能收起来裹好,把外套拉高挡住头逆着风往回跑。


等到曹光跑回到家门口是身上已经湿透了,上下两排牙齿嗑嗑嗒嗒浑身打着冷颤,原本白皙的小脸上此时更显病态的苍白,他真的是冻坏了,却又不敢开门,他忽然害怕自己这副落汤鸡的样子会让夜尊担心,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便看到脚下已经积了一小滩水。

“啊秋……!”曹光冷得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向掌心里呵口热气又搓了搓手,拽过背包攥干底部的水,从兜里掏出钥匙哆哆嗦嗦地想要cha进锁孔,却因为精神有些恍惚全身发冷使不上力气,怎么也没法将钥匙准确的怼进去。


就在曹光快要晕倒之际,门忽然开了,穿戴好衣帽正准备出门找人的夜尊看到面色苍白倾倒过来的人吓了一跳,看他这样想发脾气的冲动转瞬即逝,忙将人打横抱起送进浴室,用毛巾裹紧了瑟瑟发抖的曹光,把浴缸放满热水后发现他已经蜷缩着睡着了。

夜尊真是又气又心疼,气自己没有拦着光光不让他去上课,也气他明明带了伞为什么不打伞,把自己弄成这样叫人心疼。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都嵌进掌心的软肉里,疼痛似乎让夜尊慢慢冷静下来,再张开手时伤口处一道黑气散去,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曹光身上的温度高得吓人,夜尊紧锁的眉头几乎可以夹死苍蝇,把他的湿衣服脱个干净,瘦弱的身子靠在肩膀上,把人抱进浴缸的热水里翻掌聚起黑能量按在他背上后心处,异能缓缓渡进曹光的身体直到高烧退去。

过度使用异能的夜尊轻咳了几声,惊醒了逐渐恢复过来的曹光,他脸上不知是热水的作用还是异能的作用而染上了一丝红晕,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大碍了。


“面面,我……”曹光想道歉,是自己又害他担心了,可张张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抓起夜尊搭在浴缸边缘的手,偏低的体温几乎可以用冰凉来形容了,“你手怎么这么凉?我的感冒传染给你了吗?要不你也进来泡个热水澡吧……”

“光光在邀请我共/浴吗?”夜尊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顺着曹光拉着他的那只手摸到人胸前一点,凉丝丝的指尖在ru晕处打转,两指捻起小巧的颗粒向外揪扯,“还是说,你想我……吃了你?”

曹光一脸黑人问号,自己的意思被人歪曲理解到这个程度也没没谁了吧,身前被人弄得又疼又痒,脸上红晕变得更深了些,拍掉他手往后挪了挪抱紧膝盖下巴垫在上面,偷瞄了一眼夜尊的神情才闷闷开口说到∶“要洗就快进来,别磨磨蹭蹭的……”


“我好冷,光光快抱抱我。”

“就抱一下不许做别的……哈啊,面面……”

“不做别的,我做ai。”


【面光】同居三十题23
讨论孩子的问题

据说加个封面容易过……

【面光】同居三十题22

#22一场飞来横祸【其实这是个糖,链接找评论,翻了求告知】

北方深秋的空气带着些凛人的冷香,下课后的曹光拢了拢衣领打算去超市买些周末的储备粮。拎着两大包零食走在斑马线上,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车辆鸣笛声,周围人四散逃开似乎还听见有人叫自己躲开。

曹光茫然抬头正看见一辆失控的轿车朝自己驶来,惊恐的表情瞬间蔓延上惨白的小脸,明明听到了要躲开的声音大脑也下达了指令,可手脚还是不听使唤。

“靠!你tm倒是动啊曹光!!”

他急得快要哭出来,瞪大了双眼望向挡风玻璃对面的那个司机同样是一副绝望的神情,一时间仿佛看到了自己,车头撞上来时曹光忽然觉得这下完了,面面可能再也吃不到自己买的零食了。

身体好像在空中飞了好久好久,存有意识的失重感并不是很美妙,钻心的疼痛从被直接碰撞的腰腿上传来,周围人的表情或是惊恐万状或是绝望惋惜,对曹光来说那都不重要了,皱眉苦笑着收紧了手指攥着塑料袋,可惜没法将这些吃的送到面面手里了,他可是最讨厌饿肚子的了,这一下子或许会饿上好长一段时间,他会怨自己吗?如果自己死了,他会到坟前来看望一下吗?捧着一束花,可能是金菊,不过自己还是最喜欢红玫瑰了,穿黑西装的面面一定很好看,他一直都那么好看,只是自己再也见不得了……

——真想再看看他啊……

头颅撞向马路地面的前一秒曹光这么想着,下一刻身体顺着惯性狠摔在坚硬地面上,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他感觉到粘腻温热的液体正从脑壳上不知哪一处流出来,全身上下都疼得要死,尽管一直紧握在手里可塑料袋最终还是脱离控制落到自己不远处,底部还染上了些鲜红色。

“咳……面面……”



【整不了了,链接走评论吧_(:3」∠❀)_再翻了就……没法子了】

【裴面】今天的小裴和齐胸更配哦

【裴文德女装,满足恶趣味,让面面皮这一下很开心】

裴文德的身材夜尊是看过的,而且还不止一次。

即使是自幼习武,但那纤长腰身、白皙皮肤和浑身均匀的肌肉线条,也是寻常男子所不及的。裴文德将这些都归功于妖血的作用,夜尊反而不在意源头,只着重于眼前澡盆中的人。

千哄万哄得终于被人应下可以同他一起洗澡,坐在浴盆一侧手肘垫在边缘手背撑着头脸上带着笑意上下打量赤裸的裴文德,微闭的双眼似乎留了一条窄缝,是怕自己图谋不轨不成?鼻间轻哼一声,抬手撩起水洗净身上皮肤。

“小裴……”

裴文德睁眼时便看到近处放大的人脸,下一刻唇被人含住,亲吻的动作很轻柔,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不带情欲的吻,体内妖血没有发作也就允了夜尊这样胡闹下去。

夜尊这边见人没有反抗之意遂抬手揽过他脖颈将上身贴了过去,撬开人贝齿探入软舌撩拨,悄悄渡了些黑能量过去,蛊惑人心的异能自是不能浪费。在裴文德就要反客为主前离开他的唇,瞧见人略显迷离的双眼满意笑笑迈出了浴桶。

白色里衣抖出破空声响,系好了衣带回头看看正用软布擦拭手臂的人,将他屏风上挂着的衣物收走藏好,换上了一套红衣襦裙,坐在桌边倒了杯清茶放在唇边抿了一口,等着里面人换好出来。

裴文德有些恍惚,从浴桶里出来便觉哪里不对,却一时间又找不到究竟何处奇怪,撩起水洗了把脸用干净的软布擦干身上的水珠,取下屏风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夜尊,你且过来一下。”

不知怎的,裴文德觉得今日这衣衫十分难穿,下裳不仅偏长及地,原本的交领上衣怎么也找不着里面的衣带,最后只得先随手拢在一起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膛。

等夜尊绕过屏风时看到的便是这副景象,好在他准备这身衣服时了解过穿法,忍着笑意走过去帮他系好对襟的带子,葱白一般的手指在人胸脯上揩够了油才解开被乱围在腰上的下裙,整理好之后上拉到人胸前,裙带相交最后在胸前一点点穿过勒紧。

完成时看着他眼神里还是一片迷茫,勾唇笑着又与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扶着他手回到屋里,却又因为身为男子平日大大咧咧惯了,换上这样一身女性的齐胸襦裙时脚下步伐竟乱了起来,踢着下裙用手提着也不是不提更不是,忽的脚下踩住裙摆裴文德整个人身体向前倾倒。

夜尊侧身到人面前接住他扶稳,看着下裙牡丹绣花上的半个鞋印眯了眯眼,裙子被踩掉了不少,刚系好的裙带半挂在胸前,夜尊只好又帮人提起裙子,微凉指尖触碰到他炙热胸膛时能明显感觉到眼前人呼吸粗重了几分,挑眉笑着不以为意地为人穿好。

肩上的牡丹绣花由金线勾勒,映在深红对襟上,花枝又顺肩而下到背上的肩胛骨处仿若生出翅膀一般,若是寻常女子穿了也定会妩媚动人,不过眼前这人也是生了一副好皮相,长发披肩只有脑后一个松散的发髻,倒真是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我的小裴真美。”

夜尊的手掌覆上他的面颊,细长的双眸里满是痴迷的意味,裴文德眼神闪烁眼底的迷茫逐渐消失变得清明,握住那只手搂紧他的腰转身向床铺走去,却不料再次踩到这极不方便的齐胸长裙,连着怀里的夜尊一起双双摔倒在床上滚作一团。

“我想若是你穿了,定会更美。”

【巍澜巍】粉红毛衣

【超级喜欢白宇哥哥的那件粉色毛衣,草莓奶盖太可爱忍不住让巍巍也穿一下诶嘿嘿嘿~】


最近特调处的人似乎都很忙碌,可龙城里最近安静的很,别说是什么伤人案件了,就连聚众闹事的小混混都没有,可当看到每个人或是捧着手机或是对着电脑按着鼠标,忙得不可开交。


沈巍从龙城大学下了课一路回到特调处接赵云澜回家,却瞧见这人抱着一个新收到的包裹粉唇里随意叼着一根棒棒糖,笑眯眯地跟着上了车,他虽是觉得疑惑但也没多问,直至一路回到家。


“小巍辛苦了,知道你们大学最近期中考忙得很,我这不是买个礼物犒劳犒劳你嘛,哎呀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赶紧换上给我瞧瞧!”


听着人像是连珠炮一般说完一大串话,沈巍略显迷茫地眨眨眼还是顺从地放下公文包拆开快递包裹,透明塑料包装袋里的嫩粉色毛衣露了出来,似乎晃得他眼睛生疼。


许是被这粉色映得,沈巍两颊也显得绯红一片,捏着毛衣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泛白,抬手推了推眼镜掩饰尴尬,张张嘴支支吾吾半天才慌慌张张地丢下一句“岂有此理”转身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我好心好意专门找了店家按你的尺寸定做的,等了半个多月才收到,没想到沈教授这么不领情,我真是热脸贴冷屁股……算了算了,就当是我自作多情了。”

“那、沈教授您忙着,我这儿晚上有个饭局,就不在家吃了。”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和厨房刀刃落地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沈巍转身一个瞬移闪身到要出去的赵云澜面前拦下他,心里明知所谓的饭局不过是这人随口找的借口,刚刚那番话是在激自己,可还是忍不住要阻止。


捏着赵云澜手腕的五指下意识收紧让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沈巍赶忙放开手有些忧虑地看着那白皙腕子上的浅红色指痕,认命一般轻叹了口气,心下暗暗安慰自己粉毛衣总比之前的沙滩裤要强许多,他紧抿着唇拿起衣服怀着奔赴战场一般视死如归的心情进了里屋换好。


这副身体本不会觉得冷热,穿什么不过是看周围人配合着换换不至于那么突兀而已,并且沈巍衣柜里也都是黑白灰等冷色调的西装之类,此时他手里灼目的粉红毛衣质感确实不错,毛料很软不至于觉得磨蹭皮肤难受,宽松的版型套在总体偏瘦的上身倒像是挂在了衣服架子上似的,空荡荡的仅靠肩宽撑起,抬手捋了捋被弄乱的刘海重新带上眼镜推门便看到满眼期待的赵云澜。


“哎哟大宝贝儿,快给我好好看看!”


赵云澜拉着沈巍转了一圈,沈巍后退了半步离他远点自顾自将遮了半个手掌的衣袖向上挽起,复又被他伸手顺下说是这样更好看,实在想不通这过长碍事的袖子究竟有哪里好的,只怕人再出了什么幺蛾子也就顺了他的意。


因为与人凑得太近眼镜片上沾了些印子,于是沈巍摘下抬手冲着灯光用软布擦拭,余光瞥见傻愣在一旁的赵云澜,由他目光停留之处低头看去,原是这毛衣设计是短版,手伸高了便会露出一节精瘦的腰身,苍白的皮肤被灯光一照犹如上好的羊脂凝玉温润光泽,叫人按耐不住地想要伸手去摸上一摸。


“咔嚓——”


手机的闪光灯明灭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羞红着脸向赵云澜索要手机几欲删除照片,却又因为一抬手便会露出大片春光而有所忌惮,抢了几次都被人灵巧地侧身躲过,最终只能恼羞成怒地威胁不得外传方才放过他,低着头回了卧室换了原来的衣服。


“小巍怎么换回来了?明明就挺好看的呀,我还想多看几眼呢!”

“……有辱斯文!”


【面光】同居三十题21


#21屋顶上看星星


雨过天晴之后的天空蓝得过分,即使已经到了傍晚时分,西边落日从散开的云层中射出耀眼光辉,将天边染成一片橙红色,昭示着夜晚和第二天会是晴朗的天气。

曹光打开窗冲着空中呵了一口哈气,看着呼出的气体在空中凝结成一团水雾再消散,觉得好玩又呼了几次,拉上在沙发上裹着小被子的夜尊披上大衣出门,指指天边美丽的晚霞语气中带着点兴奋:“面面你看,落日好不好看,今天晚上一定是个月朗星稀的天气,不如我们去屋顶看星星吧,你们地星不是都没有这些嘛,正好可以……”
“多冷啊光光。”夜尊本就体质偏寒,虽然跟曹光在一起之后身体养好了些却还是畏寒怕冷,北方入了秋的天气又刚下过雨,一场秋雨一场寒,此时的夜尊只想窝在家里吹着暖风看电视,出门什么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他拢了拢衣领就差缩紧曹光怀里了,打个哈欠直接半路拦截曹光的话。
“可你的家乡没有星星,今天难得下完雨空气清新,冷就多穿点嘛,到时候我给你灌个热水瓶抱着暖手。”曹光缩了缩脖子,略潮湿的冷风从衣领袖口钻入,抖了一下环住夜尊的胳膊把手塞进口袋里取暖。
“你怎么不说直接让我抱着你呢?”夜尊凑近了亲吻他的脸颊,看人冷得打颤抬手揉揉他的卷发扣上帽子,手上运起异能插进他兜里十指紧握住传递暖意。
“我、我那不是……不是怕你使坏嘛。”曹光忽然脑补了什么羞红着脸,只埋头拽着人往回走。
夜尊轻笑一声任他拉着,自己倒是想使坏,可这么叛逆的天气冻坏了刚光光怎么办,一边想着一边用指尖蹭过曹光掌心,见他猛得甩手头也不回就跑掉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先进屋的曹光踹掉了两脚的鞋子扑到卧室床上抱着枕头翻滚,掌心里似乎还有他剐蹭后留下的su麻感,这么想了想脸上再次烧起热度,把头埋进软枕又滚了几圈,听见开门声忙起身坐好假装收拾东西。
夜尊看着混乱的床铺和一头乱毛的曹光也能猜出几分刚刚发生了什么,低笑不语脱了外套把空调开大。

两人吃过晚饭休息一下后已经是月上柳梢头的时间了,曹光按自己的计划往玻璃杯里装满热水,从衣柜里翻出自己往年穿过的羽绒服,想着虽然现在气温没到零下穿这个会不会热了点,回头看看已经抱着暖水瓶猫儿一般贴在脸上蹭着的夜尊,还是把衣服塞到他怀里勒令穿好。
夜尊看着穿衣镜里胖fufu的人影,若不是一头银发他真的快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真难以想象曹光会有这么厚重的衣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鬼知道他经历了……不对,鬼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夜尊就这么被人拽上了天台,感叹着好在现在是晚上没人看见自己,不然还真是丢鬼了。
高处不胜寒,曹光站在天台边往手心里哈了口气搓搓手,仰头看着天上,当真如他所说是月明星稀的天气,把落在身后的夜尊拉过来吸了吸鼻子指着天上的一串星星,“面面你快看呀,那一串像勺子一样的是北斗七星,它附近最亮的那一颗就是北极星,北极星一直在北面,可以用来辨别方向的。”
夜尊打个哈欠顺着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七个比旁边星星稍亮一些的星星,从头一个个数过去倒真是像个汤匙一般,再转头向北一点望过去一颗极大极亮的星星正挂在天边。

“诶光光,有颗星星会动啊,这么一会儿已经跑了好远了!”夜尊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有些兴奋地拽着曹光的衣袖,指着一个一边闪一边快速移动的光点,那显然不是星星。
“应该是飞机吧,星星是不会动的,就算动了凭我们的眼睛也看不见。”曹光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地对夜尊解释道,“有的星星一年的时间才会移动几厘米那么点儿距离,只有科学家用精密仪器测过了才会知道。”
“那光光怎么知道的,光光也是科学家吗?”夜尊忽然回过头看着曹光,眼神里似乎有一丝夸赞。
“我当然不是,但我是外语系的才子!”一脸得瑟的曹光抿唇笑着,看样子很享受夜尊大人投来的仰慕目光,“这些都是从书上看到的,面面你平时也要多看点书才对。”

“我也看了啊,比如《long阳十八式》,不学习怎么能满足光光的需要呢,是吧?”
“……/////你看的都是什么书啊,看点正经的不好吗?我给你买的四大名著看多少了,水浒一百单八将认识几个了,天天看这些没用的,都不是我说你,你怎么……”
“停!光光你再念叨下去天都亮了,再说也不是没有用啊,光光在床上不是挺舒服的嘛。”
“……”

曹光觉得这天没法聊了,回去真应该翻翻他到底都私藏了那些违jin物品,看他曹光不一把火都烧了的!
“哎看着,天上那个又大又忽闪忽闪的,”曹光没好气地拍了夜尊肩膀一下,叫他看着自己示意的地方,“那个是人造卫星,卫星不是星星,是人发明的可以去地球外面的机器。”
还不知道曹光心里在计划着什么,夜尊听得一知半解,不过秉承着“我家光光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信条,还是点点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那个“星星”果然又大又亮,甚至比北极星更胜一筹。

“啊切——”曹光忽然打了个喷嚏,弄得眼镜片上一团白色雾气,摸了衣兜半天没有找到纸巾,正狼狈地吸着鼻子不知怎么办。
夜尊拉住人手,掌心运起黑能量给曹光取暖,空出的手在他面前一划,鼻子堵塞的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
曹光知道自己又害他使用异能了,牵着他的手在掌心捏捏,引着黑色能量消散后又凉下来的手贴在自己还是温热的脖颈上慢慢捂热。
那白皙纤瘦的脖颈看起来脆弱得很,好像夜尊只消指节微微用力便能轻易掐断,但那怎么可能,眼前人几乎可以说是这世间唯一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人,有多好呢?就像现在这样,曹光可以毫无防备地把自己最脆弱柔软的部分暴露出来,完全不担心夜尊会做出哪怕一丁点儿会伤害他的事。
夜尊伸手抚上曹光的后颈,施力将人按向自己吻住他的嘴唇,两唇瓣被凉风吹得有些干燥起皮,舌尖细细润湿了之后才含进嘴里shun吸,软舌在他口腔里纠缠,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又被夜尊轻轻用指腹抹去,等到怀里人热了起来,他才放开曹光紧紧搂在怀里。

曹光猜不到夜尊突然间这是怎么了,他能做的不过是像这样任他抱着,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一下,“面面怎么了这是?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虽然天气冷了这么抱着你确实不怎么暖和,无非也就是多交点空调电钱嘛,这又没什么……”
“光光啊,你真好。”夜尊拥着他,蹭来蹭去地仿佛从高贵的猫咪变成了爱撒娇的小奶狗,忽然曹光觉得脖子上一阵湿热,刺痛传来才知道这家伙真的变成狗了,还咬了自己一口,好在现在天气冷了可以穿高领衣服,不然这个位置怎么也挡不住的。
“我好你就咬我啊?呸,臭面面。”曹光佯装嫌弃地擦了擦人留下的口水印,拢紧了衣领就要往回走,“我们回家吧,太冷了,会感冒的。”
“好,回家。”夜尊迈步跟上,手搭上曹光肩膀有说有笑的就像一对小夫妻。

【勤浮】洗澡3.0

【罗勤耕x罗浮生】洗澡3.0
[罗浮生设定25岁,成人浴室普雷镜子普雷干niao普雷,亲父子年上,不喜勿入,翻了求告知]

时光荏苒,罗浮生成年后就进了洪帮接替罗勤耕的位置,成了洪帮二当家的,打打杀杀抢地盘总是冲在头一个,时常带着一身血迹和各种伤回来,吓得罗勤耕心肝颤,每次处理完伤口都想好好教训一顿这个不知危险的孩子,却又狠不下心对着闷头大睡的人发脾气,最后也只好作罢。

“罗浮生,你到底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
这天罗浮生又带着一身伤回家,刚一进门就听到自己亲爹劈头盖脸的来了这么一句,眼皮上糊着血污睁开眼有点艰难,抬手抹了一下上目线看着既生气又担心的罗勤耕,扯开嘴角笑了笑,“都是小伤,我没事的爹,就是身上太脏了想去洗个澡,爹帮我一下吧?”
罗勤耕只能暂且放一放心头怒火,上前去扶着人一步三蹭地进了浴室,“什么时候把你这条命搭进去了,什么时候你就学会安分点了。”
“行了爹,少说几句……”罗浮生侧倚着浴室冰凉的瓷砖墙,抬手摘了黑色半指手套随意扔在地上露出白皙的手掌,又脱了皮夹克和衬衫露出jing壮的上身。
罗勤耕这才发现真如他所说伤的不重,衣服上的大量血迹应该是敌对方的,他只有上臂外侧一两道刀伤,血液已经凝固成血痂不再出血了,看起来伤口应该很浅,罗勤耕终于松了口气,知道人这么一副虚弱的样子应该是因为打架太累而脱力了,往浴缸里放好水转身捡起他扔在地上的衣服放进脏衣篓里,“别处呢?别处有没有受伤?”

——————————————————————
后续链接走评论,是网盘链接,不能在线看就保存看完再删吧,挂了求告知

【勤浮】洗澡2.0

罗勤耕x罗浮生
[罗浮生设定15岁,看生爹在线带坏小孩子,亲父子年上,儿童车,不喜勿入,翻了求告知]

小孩子的成长总是出人意料的,时间不经意流过,小浮生已经到了青葱少年的年纪,正在抽条长高的身体褪去了儿时可爱的婴儿肥,脸颊上逐渐有了分明的轮廓。
“生儿长大了,快要追上爹爹了。”罗勤耕抬手揉揉罗浮生的软发,他已经长到了他肩膀的高度,这个身高似乎只要他一低头就可以吻住少年的薄唇——他总是这样肖想着,对着自己亲儿子的身体。

这天一早罗勤耕起床时发现总喜欢赖床窝在自己怀里的人不见了踪影,起身收拾好床铺却依旧没有等到他回来吃早饭,低叹了一声“孩子大了不听管”,捡起地上乱扔的脏衣服送到洗衣房去。

——————————————————————
后续链接走评论,是网盘链接,不能在线看就保存看完再删吧,挂了求告知

【勤浮】洗澡1.0

【罗勤耕x罗浮生】洗澡1.0
[罗浮生设定五岁,后面会长大,真.婴儿车,亲父子年上,不喜勿入,翻车了求告知]

小浮生很喜欢和爹爹一起洗澡。

每天睡前和罗勤耕泡在浴缸里,被人抱在怀里撩起水一点点清洗过白嫩的皮肤,还可以吹起沐浴露的泡泡,玩着漂在浴缸水面上的小鸭子,是小浮生最喜欢做的事。

“生儿要爹爹抱着去洗澡!”小小的孩子一手拿着黄色的玩具鸭子,一手握着快比他人长的浴巾,迈着短腿跑过来要罗勤耕抱抱。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天上星辰一般的光辉,让罗勤耕一时晃了眼、乱了神,又被小娃娃拽着衣袖拉扯了半天才回过神弯腰抱起他。
小孩子扬起的纯真笑脸有些太过明媚,以至于刺痛了罗勤耕的眼和心——那是他的亲儿子,他不能对他抱有那种想法。只是当怀里带着奶香气的娃娃蹭着自己的侧脸和脖颈撒娇时,他又想独占他。

“啵——”

就在罗勤耕做着强烈思想斗争时,小浮生揽着人脖子在他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口水印偶尔反射过灯光显得亮晶晶的,小孩儿嘿嘿笑了两声趴进罗勤耕怀里:“爹爹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去洗澡吧。”脸上被亲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像是有虫蚁爬过,痒劲儿蔓延到罗勤耕的大脑和心坎里,手上抱着小浮生的手臂紧了紧缓步去了浴室。

待热水放好狭小的浴室里弥散着氤氲水汽,罗勤耕才卷起长袍下摆蹲下身帮小孩子脱了衣服。月白的皮肤因为水汽泛着一层粉红,小孩的皮肤纹理细腻不像成人那样粗糙,摸上去是孩童特有的较高体温又光滑且有弹性,罗勤耕捏着浮生肩膀指腹轻轻摩挲,深邃了眼神上下打量着未长成的身子,又眨眨眼隐藏了眼底情愫把他抱进了浴缸。
小浮生虽然觉得奇怪,但小孩子的思维里也想不出什么太复杂的东西,坐在浴缸里扑腾着水捏着小黄鸭嘎嘎叫了几声,“爹爹快进来呀!”
“就来……”罗勤耕脱下衣服竟发现自己下身起了反应,夹着腿坐在冷水底下狠冲了一下浇灭xie火才抬脚迈进浴缸坐下,给小孩子带了防止水进到眼睛里的浴帽,用花洒帮他洗头发。

温热的洗澡水将小浮生的皮肤浸得更粉红了些,白团子变成了粉白团子,叫人恨不得搂在怀里狠狠咬上一口才罢休。罗勤耕拉过小孩子的藕臂把他搂紧,凑近了亲亲婴儿肥的脸蛋,手却忍不住向下摸进tun缝。
“唔……爹爹要帮生儿洗pp吗?”小浮生仰头在爹爹脸上亲了好几下,感觉到身后那处的手指便放下玩得正欢的小鸭子,站起来背对着人双手掰开tun瓣任他手指在菊xue周围游走,心中升起又酥又麻的感觉小小的他也不甚了解,只当是被爹爹摸到了痒肉,低声忍住想躲开的冲动等他帮自己清洗完。
粉红色的xue口明晃晃的摆在眼前,罗勤耕下意识吞了口口水,挤了些沐浴露抹上去,指腹按揉着周围肌肉,转了几圈借着沐浴露的润滑将最细的小指缓缓挤进小xue。
“唔啊!好痛啊爹爹……里、里面也要洗吗?”身体里被异物入侵,酸胀麻痛各种陌生奇怪的感觉让小浮生颤抖着身子哭出声,括约肌收缩想挤出手指却又像是要吸的更深。

“生儿乖,里面当然要洗了,爹爹轻轻的,不会弄疼你,乖不哭了。”罗勤耕把哭唧唧的小团子搂在怀里亲着,柔声细语地哄着他来减缓不适感,好在他平时注意修剪指甲不至于弄伤了自己的宝贝,手指在脆弱的chang道里转动浅浅地抽cha,等到液体的沐浴露都变成细小的泡沫才慢慢退出撩起清水冲干净。
小浮生红着脸哼哼唧唧地抽噎着,罗勤耕用花洒捧了点水洗干净他脸上的鼻涕和泪痕,暗道自己还是太着急了弄疼了他,低声叹气自责地抱着小娃娃用浴巾裹紧了走出浴室。

罗勤耕细心擦干净他身上的多余水分,穿上衣服拿着温好的牛奶递给他,“生儿,爹爹刚刚……弄疼你了吗?”
“不是很疼,就……好奇怪啊,”小浮生挂着奶胡子抬头看看他,清澈的眼神里似乎是察觉到罗勤耕心底的愧疚轻轻摇了摇头,又一口气喝光了牛奶打着奶嗝钻进人怀里,“爹爹不要难过,爹爹没有弄疼生儿,我会……会努力适应的,因为我最喜欢爹爹了!”
罗勤耕抿唇笑笑,一直紧皱的眉头听了奶娃娃的话才渐渐舒展开,用手绢擦去了他唇上的奶胡子准备抱着他睡觉。

洗澡很容易让人放松身心,小孩子很快进入了睡眠,可罗勤耕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还在担心自己一时心急那么做是弄伤了小浮生,于是手撑着床起身轻轻脱下他的裤子,手指稍用力掰开两团白嫩嫩的tun瓣,细看了发现那处有轻微的红肿充血。

——孩子还是太小了,自己还是太心急了。

下床去抽屉里找出平时常备的消炎药膏,指腹挖了一点刚想要涂抹又怕再次弄疼了他,找了医院常用的棉签,抱起小浮生抬起他的腿露出si处,沾了药膏的棉签缓缓进入yong道旋转着涂抹均匀,微凉药膏惹得怀里小孩子瑟缩了一下,罗勤耕只好轻拍了拍哄着他安稳入睡,细心抹好了药帮他穿上裤子搂着人睡觉。

“我的好生儿,快点长大吧……”